全国养老产业文化惠民公益工程
搜索

首页>头条正文

顶层设计首提“稳定增加养老财富储备”,养老储备多重保障日渐完善

中国养老网

“三人行,必有一老”。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按照党的十九大决策部署,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国家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中长期规划》(下称《规划》)。《规划》近期至2022年,中期至2035年,远期展望至2050年,是到本世纪中叶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战略性、综合性、指导性文件。

“这是一个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国家战略,其积极政策主要包括五个方面的工作,其中,两个方面的工作涉及了养老金融的三个问题:一是在养老金金融上,首次提出要稳定增加养老财富储备,进一步完善社会保障体系;二是在养老服务上,提出要健全以居家为基础、社区为依托、机构充分发展、医养有机结合的多层次养老服务体系:三是在适老产品供给上,提出了要多渠道、多领域扩大适老产品和服务供给,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11月22日,武汉科技大学金融证券研究所所长、中国养老金融50人论坛核心成员董登新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外,此文件还提出了要提高出生人口素质、新增劳动力质量、就业质量,以及人力资源整体素质。并加大科技创新,建设智慧城市与智慧养老,提升养老服务的智能化水平。

总而言之,就是要动员全社会力量,共同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挑战与机遇。

 

首提“稳定增加养老财富储备”

40余年的改革开放,我国经济高速增长,成就了“中国奇迹”。然而,与此同时,我国人口平均年龄的增加也已高于发达国家同期增长水平。

近日,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公布数据称,从1999年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到2018年,中国老年人口净增1.18亿,成为目前世界上唯一老年人口超过2亿的国家。预计2035年前后,中国老年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将超过1/4,2050年前后将超过1/3。

根据国际上的标准来看,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其中,65周岁以上的人为老年。按我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2条规定,老年人的年龄起点标准是60周岁。

老年人数量增加带来的一个重要变化就是,老年人对健康保障的需求快速增加。但是,我国的社会养老服务体系仍存改进之处。

近日,《2019年中国养老前景调查报告》发布,从调查结果来看,越来越多的受访者已意识到为未来规划和储蓄的重要性。

基于此,《规划》提出了三大目标:到2022年,我国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框架初步建立;到2035年,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的制度安排更加科学有效;到本世纪中叶,与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相适应的应对人口老龄化制度安排成熟完备。

为了达成目标,《规划》提出了五大具体任务,其中第一项就是夯实应对人口老龄化的社会财富储备。《规划》提出,通过扩大总量、优化结构、提高效益,实现经济发展与人口老龄化相适应。通过完善国民收入分配体系,优化政府、企业、居民之间的分配格局,稳步增加养老财富储备。健全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持续增进全体人民的福祉水平。

董登新强调,“要稳定增加养老财富储备”是一个新的提法,主要是从私人养老金的角度来讲的,强调要把它作为家庭理财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养老储备多重保障日渐完善

那么,如果在当下时刻就开始进行养老储备规划,在60岁退休之前需要储蓄多少的养老金,才在能够在60-80岁生存期间每年领取符合国际养老金替代率标准的养老金?

有专家粗略计算:一名年收入10万元(税后)的35岁男性,在60岁退休之前总共需要达成434万元的养老金储蓄目标,才能保证他在退休时刻的养老金替换率达到75%,且在80岁之前每年都有购买力相对平稳的养老金收入。

如果他从35岁就开始进行养老储备规划,那么他每年将26%的年收入投入到养老金储备中,才得以达成他的养老金储蓄目标。

不过,养老储备不仅限于养老金的储备,发达国家养老储备主要在于第二第三支柱的积累。

中国的三支柱养老金体系始于1991年,主要依赖第一支柱国家基本养老保险,责任主体为政府,存量资产约为44万亿元,占比逾7成;第二支柱为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企业年金的责任主体为企业和员工,职业年金的主体为事业机关单位及其雇员,存量资产约为1.6万亿元,占比约3成;第三支柱个人商业养老金刚刚起步,占比微乎其微。

发展至今,第一支柱基本养老保险的总量和金额不断提升。财政对第一支柱的补贴力度逐年增加,长期来看很难持续。中国养老金体系的商业化改革迫在眉睫,第二和第三支柱亟待快速均衡发展。

董登新表示,加大养老财富储备的主要途经:一是要尽快扩面作为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二是加大第三支柱家庭理财中养老理财的力度,从而进行长期的积累。

“基本养老保险是底线保障,但不是充分保障,尤其是随着人口老龄化不断加深之后,养老的负担越来越重,因此,也要求在老百姓的财富中,要有一部分养老金储备。”董登新表示,基本养老保险之外,我们需要第二支柱的企业年金和第三支柱个人养老金共同补充的一个保障体系。

“目前我国在养老领域的长期储备金约为9万多亿元,占到我国GDP的约11%;并且在‘三大支柱’中,第三支柱占比较低。”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主任郑秉文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业界和学界都应该更多地关注老年群体在整个财务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所面临的消费需求和消费特点等方面,来更好地发挥金融在养老领域的作用。比如,应尽快扩大试点,或直接推向全国,才能在短期内获得更多的市场信息,以便缩短对制度设计实施改革的期限,让更多人群享受政策红利。

据记者了解,由人社部牵头,正在会同相关部门研究制定养老保险第三支柱政策文件,这意味着,随着个人养老金制度加快落地,居民养老待遇提升将真正获得三重保障。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最美夕阳红·全国养老产业文化惠民公益工程无关。转载的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智库专栏 Think tank

微信公众号

手机APP

版权所有:最美夕阳红全国养老产业文化惠民公益工程

Copyright © 2017 最美夕阳红全国养老产业文化惠民公益工程

粤ICP备17076060号